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师冕出 > 内容详情

柳宗元《天说》刘禹锡《天论(上)》对比阅读答案(附翻译)

时间:2020-09-08来源:华北地块网 -[收藏本文]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10-12题。

韩愈谓柳子曰:“若知天之说乎?吾为子言天之说。今夫人有疾痛、倦辱、饥寒者,因仰而呼天曰:‘残民者昌,佑民者殃!’又仰而呼天曰:‘何为使至此极戾也?’若是者,举不能知天。夫果蓏①、饮食既坏,虫生之;人之血气败逆壅底②,为痈疡、疣赘、瘘痔,虫生之;木朽而蝎中,草腐而萤飞,是岂不以坏而后出耶?物坏,虫由生之;元气阴阳之坏,人由生之。虫之生而物益坏,食啮之,攻穴之,虫之祸物也滋甚。其有能去之者,有功于物者也;蕃而息之者,物之仇也。人之坏元气阴阳也亦滋甚:垦原田,伐山林,凿泉以井饮,窾墓以送死,而又穴为偃③溲,筑为墙桓、城郭、台榭、观游,疏为川渎、沟洫、陂池,燧木以燔,革金以熔,陶甄琢磨,悴然使天地万物不得其情,倖倖冲冲,攻残败挠而未尝息。其为祸元气阴阳也,不甚于虫之所为乎?吾意有能残斯人、使日薄岁削,祸元气阴阳者滋少,是则有功于天地者也;蕃而息之者,天地之仇也。今夫人举不能知天,故为是呼且怨也。吾意天闻其呼且怨,则有功者受赏必大矣,其祸焉受罚亦大矣。予以吾言为何如?”

柳子曰:“子诚有激而为是耶?则信辩且美矣。吾能终其说。彼上而玄者,世谓之天;下而黄者,世谓之地;浑然而中处者,世谓之元气;寒而暑者,世谓之阴阳。是虽大,无异果蓏 、痈痔、草木也。假而有能去其攻穴者,是物也,其能有报乎?蕃而息之者,其能有怒乎?天地,大果蓏也;元气,大痈痔也;阴阳,大草木也。其乌能赏功而罚祸乎?功者自功,祸者自祸,欲望其赏罚者大谬;呼而怨,欲望其哀且仁者,愈大谬矣。子而信子之仁义以游其内,生而死尔,乌置存亡得丧于果蓏、痈痔、草木耶?”

拉萨癫痫病治疗医院="line-height: 125%;text-indent: 21pt;margin: 0cm 0cm 0pt" class="MsoPlainText">——柳宗元《天说》

世之言天者二道焉。拘于昭昭者则曰:“天与人实相影响;祸必以罪降,福必以善徕,穷厄而呼必可闻,隐痛而祈必可答,如有物的然以宰者。”故阴骘之说胜焉。泥于冥冥者,则曰:“天与人实剌异:霆震于畜木,未尝在罪;春滋乎堇荼④,未尝择善;跖、蹻焉而遂,孔、颜焉而厄,是茫乎无有宰者。”故自然之说胜焉。余友河东人柳子厚作《天说》,以折韩退之之言,文信美矣,盖有激而云,非所以尽天人之际。故余作《天论》以极其辩云。

——刘禹锡《天论(上)》(节选)

【注】①果蓏(luǒ):一种瓜类的果实,在木曰果,在地曰蓏。②壅底:堵塞。③偃:厕所。④堇荼(jǐn tú):野生的苦菜。

10.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若是者,举不能知天 举:全、皆

武汉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有哪些0pt" class="MsoPlainText">B.蕃而息之者,物之仇也 息:使……休息

C.子诚有激而为是耶?则信辩且美矣 信:确实

D.跖、蹻焉而遂,孔、颜焉而厄 遂:成功、顺利

11.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的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A.是岂不以坏而后出耶? 归国,以相如功大,拜为上卿?

B.虫之祸物也滋甚 ? 故取诸子之言,汇而为书,此子书之一变也

C.其有能去之者,有功于物者也 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

D.霆震于畜木,未尝在罪 ? 爱其子,择师而教之;于其身也,则耻师焉<患上癫痫病已经有了3年了,治疗期间费用会不会很多啊?/p>

12.下列各句对原文有关内容的理解,不正确的一项是

A.《天说》开篇先引用了韩愈的“天说”。在韩愈看来,食物坏了会长虫,人体坏了会生疮,这些都是在“坏”中诞生的,人类是阴阳元气的腐败物,是天的敌人,上天就让人有各种灾难。

B.柳宗元在《天说》中认为,上玄下黄,这是天地,中间的,是元气。像寒暑这些,都属于阴阳。指出天、地、阴阳与果瓜、草木等同样都是自然现象,是物质存在的不同形式。天没有意志,不能赏功罚恶。

C.柳宗元在《天说》中认为儒家学者要以“仁义”“游其内”,生生死死,泰然处之,而没有必要把存亡得失寄托在“果窳、痈痔、草木”这些自然物上。

D.刘禹锡在《天论》中认为,“世之言天者二道焉”,一为“阴骘之说”,一为“自然之说”。韩愈的“天说”属“自然之说”,柳宗元的“天说”属“阴骘之说”。刘禹锡是倾向于肯定柳宗元的“天说”的,但又认为柳宗元的“阴骘之说”有片面性。

治疗癫痫需要患者做好哪些工作0pt 21pt" class="MsoNormal">13.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因仰而呼天曰:“残民者昌,佑民者殃!”(3分)

译文:

(2)其为祸元气阴阳也,不甚于虫之所为乎?(3分)

译文:

(3)功者自功,祸者自祸,欲望其赏罚者大谬;呼而怨,欲望其哀且仁者,愈大谬矣。(4分)

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