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油鸡纵 > 内容详情

描述乡村的散文随笔推荐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华北地块网 -[收藏本文]

  在乡村的田野里,映入眼帘的不是黄色,就是绿色、黄色是广阔的麦田。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推荐的描述乡村的散文随笔,供大家欣赏。

  描述乡村的散文随笔推荐:乡村

  看惯了城市的喧嚣与雾霾,厌倦了学校的是非与苦闷,得一天清闲去村里看看未尝不是一种新的生活体验。

  由密密麻麻的水泥森林变为视野开阔的黄土地,由熙熙攘攘的人群变为稀稀疏疏的牛羊,由交错纵横的高速公路变为金黄的麦地和碧绿的菜畦。这一切切的改变让我明白我离目的地—乡村更近了。

  走进乡村,一条灰黄的土道通向远方,让我明白我要走的路很长,土道的两侧是一幢幢的乡居,乡居的外墙上爬着早已干枯的爬山虎,从它占据墙的面积可以想象出它在往昔的的繁盛与康健,在春天的时候它长出的小脚丫成为了报春的一条讯息,在夏日的时候它为主人遮挡霸道和强势的暑气,在秋天的时候他由绿变红成为他人眼中一道靓丽的风景,在冬日的时候它沉思冬眠为第二年的崛起作着准备……爬山虎是伟大的,然而又是吝啬的,他只能出现在低矮的土墙头,却绝对不会爬上高耸的摩天大楼,或许这就是它的选择吧,想必他也不想让自己这么累吧。沿着土道继续向前,有一户人家的木门虚掩着,从缝隙中可以看到一副壁画,上面画着青山绿水,好似平添了一抹向往,我推开土门咯吱一声,一个穿着棉袄妇女,满心疑惑的打量着我,问我你找谁,我被这回噎得不知如何回答,搪塞着说说走错了,便匆匆离去。

  村里的每户人家都有个单独的小院,小院里大多种着一棵树,有的人家种树只是为了能在夏天能得了癫痫会有哪些症状乘凉避暑,有的人家种的则是果子树,而且树上已经挂满了红色,像一片红霞,走在树下,让人有上树摘果子的冲动,不少人还在自家小院里开辟一块的菜地,里边种着韭菜、菠菜……村里的巧妇会在晚饭前将它们割下、洗净、切好,放在碗里当菜码,在做碗香喷喷炸酱面放在桌上,然后就坐在门外等着自己的男人回家。

  到了晚上从乡村的小路穿过有的人家房门打开着,再往前走有一户人家的门微敞着,看见几个中年妇女围坐在一个小桌旁,桌上有瓜子花生什么的,妇女们一人抓了一把,娴熟地咳着并聊着天:村东头的谁谁出嫁了,村西头的谁谁又挣上大钱了……他们看我进来了全都摇摇头不认识我,可他们很热情,赶紧拿出个小蹬让我坐下,抓起一把瓜子就塞到了我的手里,他们问我你是从哪里来的,是谁家的人啊,诸如此类的话,等他们问完了全都打着哈欠,往家的地方赶去。

  不巧有陌生人进了村子,随后只听见狗汪汪地叫那人却默不作声脚步轻的真能用踏雪寻梅来形容,那人一直走啊走啊走到我面前我们彼此凝视都不说话,他匆匆走过我回望他他也回望我依旧不说话。

  或许我们这些城里人对于村里人来说都是陌生人利益熏心情感缺失与乡村格格不入来到这里也只有默不作声了。

  描述乡村的散文随笔推荐:乡村花月夜

  落日西下,暮云低垂,橘红色的晚霞映衬在暮云的边缘和缝隙,又或者透过云彩的缝隙射在田野的树上,草地上,或者庄稼上。喧嚣的白天在这落日的余晖里也逐渐安静下来。落日的黄昏,丝丝清风吹过,惬意盈满心头,万物一片祥和。

  田间正在劳作的的农人们侧身斜望了一眼夕阳,夕阳对于他们来说,就像家里那座古老的时钟,只西安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关时间,无关美丽,却也漠然中透着亲切。

  该回家做饭的农人,收拾完手中,脚下最后的活计,扛着锄犁走出田间,悠然的走在两边野草丛生的松软的泥土路上。不用回家做饭的农人,则赶紧低下头,更加迅猛的加大了做活的速度,来享受经历了一天暴晒过后这段比较凉爽的时光。

  这美丽的景色里,没有诗人的怪调儿,没有文人的酸腐,只有农人的自得。

  村东边的柏油马路上,一辆辆小车在暮色逐渐加重的黄昏疾驶而过,汽笛的鸣声也显得急促而焦躁,可见车内的人是多么的归心似箭,期待家中那盏色调承暖的灯光。

  村旁的残旧河道,被疯长的野草所覆盖。有些草居然可以长得和小树一样高,时不时的从里面传出几声青蛙的叫声和各类虫子的鸣叫,为这逐渐城镇化的乡村带来了令人遐想的野趣和童趣。

  村头儿居住的大婶已经早早的吃过晚饭,把门前扫出一片干干净净的空地来,放上几个小板凳,摇着蒲扇为绕膝嘻戏的孙子,孙女驱赶着蚊蝇。旁边坐着的老叔快乐的指点着孩子们怎样才会玩的更快乐,还时不时和路过门前的乡亲打着招呼,希望他们能坐下来共享这快乐时刻。

  巷子里的老奶奶也已吃过晚饭,在老宅的门前静坐,她的儿孙都很出息居住在县城。。老奶奶说在繁华的城里感受不到乡村的亲情味儿,所以她和爷爷一直愿意住在乡下,与老街坊们在闲暇时叙叙旧,聊聊往事。

  月亮已经爬上了渐渐深邃的夜空,繁星也开始在夜空若隐若现的闪烁。街上的路灯也已经亮了起来,略显坑娃的水泥路旁宽广的场地播放着欢快强劲的广场舞乐曲,三三两两的人陆续走来,期待释放白日的繁琐和劳累,放飞快乐今夜继续舞起来。

  空地上夜西宁治癫痫的专业医院风充足,送来阵阵清凉。人也越聚越多。喜欢跳舞的人多的终于可以列成队,排成行,这些白天侍弄锄把的农妇在欢快的舞曲中摆动着腰肢。白天看来并不婀娜的身姿,在舞曲的调动下,朦胧的夜色里越来越婀娜可爱。纳凉的人们围绕在舞队的周围,快乐的欣赏着,指指点点的对跳舞者品头论足。

  在跳广场舞这个庞大的队伍边儿上,一男一女两个舞者更是令人快乐的捧腹大笑。男的有六十多岁,带着两个孙女,一个孙子,踏着音乐,随着队伍的左右旋转努力的调节着自己的身体和舞步,据说他是个癌症患者,而且去年老伴也因癌症去世。

  那个惹人发笑的女人,也有五十多岁,身材粗短,肤色暗淡,头发花白中夹杂着枯黄,。大家基本都不知她来自哪里,她是被一个老光棍儿捡回来的。白天总是见她在路边捡废品或者可做干柴烧的树枝。说话叽里呱啦的别人也听不懂。此时的她在舞队的边上几乎一直重复的一个原地踏步走的动作,甩胳膊蹬腿的跳着冲着对她发笑的人傻乐。

  偶尔晚归的的人,路过这片空地,也被飞扬的旋律挑唆的脚步因找不到北而有些凌乱。他们看待这群休闲的人眼神中写满了,羡慕,嫉妒。恨。

  远处高高的河畔上更凉爽,那是年轻人的去所,一包花生豆,几瓶啤酒,席地而坐,畅谈着现在和未来。

  夜越来越深,潮湿凝重了凉爽的晚风,人们带着周身的清爽和愈来愈重的倦意慢慢散去,消失在夜幕下的大街小巷里。

  只剩下浓浓的夜幕拥抱着淳朴的乡村和它的田野,星光下,月色里,乡村和它的田野也在这静怡的夜晚酣然的睡去。偶尔传来的的几声虫鸣在提醒着寂寞的世界,“这里有一个最美的乡村之夜”。

  描述乡村的散文随笔癫娴病多次发作后吃什么推荐:乡村夏夜

  对于庄稼人来说,这时候,阴雨天是最要不得的,若是临收之际,遭了场雨,麦子就会发白,不好割不说,这价格也是大减折扣的。因此,人们宁可开会儿夜工,也是不情愿地里的粮食被糟蹋。

  篙子戳到岸边,水草间受惊了的青蛙“哔呦”一声跃入了河中,向着河底潜去。离了码头,远了灯火通明的村庄,船便驶进了黑暗中去。

  小河比较浅,且多有卡口和桥桩,船得慢点行。母亲握着篙子,立在船头,仔细地观察着,防止船偏了向,或者磕碰着别的船。我将手电筒照着前头,那束白光显得格外的强烈,直直地朝着前头伸去。空中的蠓虫立刻像是寻到了目标,围着光束,紧紧地绕着飞舞。有调皮者,聚在了光束的源头,也就是我手上电筒的端口,上下飞动着,好不欢快。

  出了口子,进了大河,便无需打灯了。坐于船头,望着周身的一切,感觉是那么的空明。迎面吹来的风从短袖筒里溜了进来,浑身一阵含水的凉意,闻嗅着有着淡淡的草腥味。此时的挂桨声都不那么响了,变得柔和轻缓,且富有节奏。将腿搁在船帮上,脚尖弯下,触碰着河面,划开一道波纹,撩起阵阵涟漪。

  依着船,自船头处沿来道道波痕,如同“哗啦”一声,将这黑绸般的整块湖面剪裁开,拉到船尾处,又缝合上了。船尾的挂桨拖出长长的波浪,泛着星星点点的白光,不时有三五条鱼追逐着,跃出水面,继而”扑通“又沉入河底。私心地希望,它们能够加把劲,跳到船舱里来,那该是多好啊。

  将麦子收了堆到船上,往回走时,显得轻松了许多。母亲也这才舒了心,放下了竹篙,随我一同坐在船头。风迎面吹来,任由其舞乱耳边的发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