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师冕出 > 内容详情

悼念恩师尚丁午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华北地块网 -[收藏本文]

  心情沉重之极,推开窗户,外面的风卷着树枝,发出呜呜的悲鸣,难道风,你也在悲痛吗?你也在为尚老师的逝世悲泣吗?我泪如雨注,撕心裂肺的痛再次来袭击我。一年来,两位良师益友先后离我们远去,一个个德艺双馨的长者在不算高的年龄撒手人寰。看着被悲痛击垮,身体严重虚弱的阿姨,心被压得透不过气来,便想从文字中挖出个小孔,以缓解压抑的心情。

  尚丁午老师是我的高中政治老师和班主任。1980年秋,我被录取到卢氏县一中。秋日的午后,爸爸为我办完报道手续,把被褥送到寝室里,最后把我带到东面教师院内找尚老师。我们敲着虚掩的木门,进屋后看见老师的办公室大概十多平米的样子。靠近后墙的床头放着一个办公桌,饭锅放在地上,煤火炉上放一个铝壶,好像正在烧水,他正坐在桌前的凳子上吃饭,阿姨坐在小板凳上吃饭,见我们进来,他俩忙放下饭碗要给我们倒水,屋里很热,她面前的小童车里,孩子正在哭闹,孩子当时好像不到半岁,我们坐在床边后,屋里更显得小了,阿姨丢下饭碗去哄孩子。尚老师放下饭碗与爸爸说话,问有什么事,爸爸让他先吃饭,说这么远来了,坐一会就走。临走,爸爸说,还有二十斤粮票和三块钱,怕我放到寝室弄丢了,放到老师跟前放心,尚老师说:“没事,尽管放,没饭票时就来取。”从此,尚老师就成了我们的财物保管,我们班的好几个同学的钱与粮票都在他跟前放着。直到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小木箱之后。

  他特别关心农村的学生,同班的家住狮子坪胭脂河的红梅同学与我一样,经常得到老师的关心。那时因为离家很远,我们大部分同学都是一个月回家一次,西南山的同学有的一个学期回家两次。记得有一个周末,我与班里的一个同学因为没有打上热水,就要用冷水洗头,这时,尚老师恰从我们跟前南昌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经过,知道我们没有热水用。我们正在为洗头熬煎时,他让一个经过我们寝室门口的同学喊我们,让我们去他家灌开水。我们才知道他回去后就给我们烧水,水开了,打发其他同学喊我们去灌水。这样的事很多,虽然他是男教师,但做事却比女教师还细致。

  记得1982年寒假,在放假前几天,有次我去老师办公室。他问我家离磨口多远,村子叫什么名字。他说:“你姨姨(他夫人)在磨口卫生院上班,我今年去磨口过年。”性格木纳的我也不敢说让老师去我家转转,况且在我心中一直认为城里的老师怎么肯去乡下一个学生家里呢?谁知道在1982年正月初三那天的半早上,爸爸妈妈和我正在屋里把几包饼干分装好,准备打发弟妹几个去外婆和舅家走亲戚,都准备走了,妈妈到前院边,看见刚才从前坡后来的一个人从院边上来问:“张崔记在哪里住?”我妈赶紧进屋喊我爸,爸爸一看是尚老师,非常感动。就喊我:“彩虹,快出来,你老师来了!”爸爸接过他带的沉甸甸的礼物说路这么难走,你怎么能找到,这么远的山路,他说没想到这么远,反正在磨口也没事,家人抱着孩子在后边呢,我赶紧从屋里出来去接阿姨,爸爸下到村下河边的塄堰上接过阿姨怀里的孩子。记得妈妈进灶堂烧水,尚老师与师母坐在堂屋的一边,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惊奇和忐忑,怯生生的,不敢出来陪老师说话,就站在里间门口,一边拘束地看着老师和阿姨,一边听弟妹们因为分不清礼品的吵闹声,大妹妹说她的是带给外婆的,弟弟说他的不知是给二舅的还是大舅的,当时我们家就像一台戏,爸爸进入里间狠狠吆喝他们一顿,好不容易把弟妹们打发走,家里立时清净下来。不知当时尚老师看到我们姊妹六个的大家庭嚷嚷闹闹心里有什么感受,我当时真的很窘迫,面对不听话的弟弟,我怕尚老师笑话弟妹们不懂规矩,还怕他笑话我家穷。因常年的烟熏火燎,土房子的墙多半都是黑的,虽然年前用红土刷了一遍,因为接近房顶的地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最正规方够不着,就黑一片红一片的,成了大花脸。记得吃饭时,尚萌到处跑不好好吃,阿姨都没吃好饭就凉了。尚老师问家里农活多少等等,他与爸爸谈了很多关于我学习的问题。那一年的寒假我非常高兴,因为城里的班主任老师来我家做客了,是我们大队方圆十几里人家都没有来过的最尊贵的客人。

  转眼到了1983年春,开学不久,面对两个多月后的高考预选,尚老师先是把我们班的女生安排到最后一排的一个小寝室里,学习环境与休息环境都好多了。之后不几天,他把我和春芳同学叫到他办公室,说怕寝室里环境不好影响学习,他把他住室东边的一小间厨房隔开,在靠近窗户的地方放了一张办公桌,两旁支了两张小床,让我和春芳住到他的厨房里,以便我们更好地复习。他还交待春芳多给我讲物理题,因为物理一直是我的拉分科。告诉我们,想洗头就拉开煤火炉烧水,该用的尽管用,不要拘束等等,总之,我心里被满满的感激填充着,我与春芳在他家一直住到预选结束。那时我的心理压力非常大,总怕考不好对不起老师,觉得愧对老师的一片苦心,所以,每当夜自习下后,我们在老师的房间里继续学习,直到实在支持不住才睡觉。

  作为老师,他教书育人兢兢业业,起早摸黑,对学生严格要求,悉心教育。启发引导我们树立远大理想,不畏挫折,敢于克服困难。所以,我们班的同学大都有与困难斗争,不怕挫折的顽强意志。

  记得在毕业时,我班只预选上六个同学,我因两分之差没有被预选上,失去了参加高考的机会,我懊恼极了,心里愧疚极了,觉得自己对不起尚老师,无脸再见尚老师,悄悄把东西搬到寝室里,躲到后操场背后的麦地里哭了一天。尚老师打发几个同学出去寻找我,为了不使老师担心,我到老师的办公室说了今后的打算就去教室了。班里同学都要离校了,为了使同学们不灰心,他专门用一节课的时间为大家作思想工作。他为我癫痫病是怎么诱发的?们讲当时身残志坚的张海迪自学成才的事迹,他说:“只要有志气,在哪里都可以学习,就是回到农村也照样可以自学成才。”怕我们对前途失去信心,他还向我们推荐了两本励志书籍,一本是《人生的意义,前进的路标》、一本是《塑造美的心灵》。记得我用省吃俭用的钱买了这两本书。可以说,就是这两本书对我后来的人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984年9月,我参加卢氏县教育系统的唯一一次允许农民户口的教师子女的招工考试,后被安排到潘河工作,第二年我想放弃教师工作进城参加县城企业招工,因不知道具体情况,尚老师当时任县委办公室主任,找到他说明来意,他当时正忙,我在外面等。一会儿他出来递给我一张介绍信。其它的话我忘了,信中有两句话我印象最深。大意是:她是我的学生,各方面素质都还不错,都是农村孩子,奋斗一次不容易,若有招工的话,给她一个参加考试的机会。我含着热泪走出了县委办公室。虽然紧接着县内企业开始改革,我决定留在教育系统。但尚老师对我的关心与帮助让我再次感激涕零。

  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几次工作调动都因各种原因没有成功,可我实在不愿给尚老师增添麻烦。有次来县城,我到阿姨的单位去看她,开朗善良的阿姨竟对我说:“我看,我必须主动给你说才行,等你向我开口是等不来的。”那时,我才向阿姨倾诉几年来因为原单位不放人,我几次调动眼看就成功,却因潘河严重缺人,我只好望洋兴叹的尴尬局面。后来阿姨还托人为我介绍对象等等等等,我结婚的那天阿姨陪我去照相,甚至连待客的酒席都是阿姨帮我预订。结婚的第二天,尚老师来到我租居的新房,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过日子是锅碗瓢盆相撞的日子,生活中总有不如意,要好好珍惜和把握,吵架的时候可别来找我啊!”他的话我心领神会,我笑了,他和阿姨也笑了。

  可叹的是,小女子不才,很多方面都辜负癫痫怎样根治了恩师寄于我的厚望,一生平凡之极,可尚老师总调侃说:“平平淡淡才是真嘛,生活幸福就是最大的成功。当一个老百姓心里最实在。”

  他退居二线后,每出一本书籍都签字留言送我。他的智慧似海洋,永远都有取之不尽的源泉。2019年7月28日上午,我捧着一本散文书稿恳请老师为我写序,同时又怕牺牲老师的休息时间,他谦虚地说:“你来了,不是旁人,只是我不是名家呀,你能找到有名望的人更好。”我说:“尚老师,您是我心目中最最敬爱的人,我就想让您给写,只是怕耽误您的休息时间。您慢慢看,慢慢写,不着急。”后来,从序言内容看,他仍然是深夜打开我的文稿,极其认真地阅读,十几天后,他为我写了题为《文章笔下千堆锦,志气胸中万丈虹》的序言,并提出了很多修改意见和建议。今天,我多想让老师为我的诗集作序,可他却匆匆地走了,永远不回头地走了!

  记得最后一次见面是四月初的一天下午,我在西关十字路口碰见他去接孙女,我又一次问他搬到哪里住了,他笑着说:“有时在尚萌家,到处跑,还有个地方,不给你说。”我看他很消瘦,就问他身体有何不舒服,他说吃饭正常,可能是吸收能力差,我说出去检查一下吧。他说,准备出去,再说吧。说了几句话,他急着去接孙子,就匆匆告别。

  人生苦短,命运无常,再也听不到老师嘘长问短的声音了!再也看不到他慈祥的笑容了!再也听不到他谈人生、论诗文时那铿锵激昂的语调了!但他永远都在我们心中!他严师慈父的伟大形象与平易近人,关心关爱后生的高尚情操,崇尚文化的情怀是我心中永远的丰碑!

  常言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尚老师对于我是终身的老师和慈父。他离开了我们,我失去了一位德艺双馨的师父。痛哉!痛哉!人间天上,我只好祝愿他:天堂里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