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师冕出 > 内容详情

如果你爱我就好好地活着

时间:2020-10-20来源:华北地块网 -[收藏本文]

  如果你爱我就好好地活着
  
  这是一部关于爱的电视剧,它教会了我什么是爱?如何去爱?来不及说我爱你
  
  ——题记
  
  因为喜欢阿初,就喜欢上了钟汉良演的片子,在百度中找了一些他主演的片子,选了一部《四大名捕》,谁知他扮演的追风,令我怎么看都不是我心中的那个感觉,一集都没有看完就被我给“枪毙”了,发现自己原来就喜欢看他穿军装的摸样,于是,在他众多的影片中,挑选了《来不及说我爱你》。
  
  钟汉良没有让我失望!
  
  老实说,这部片子的开头很老套,如果不是因为喜欢看钟汉良穿军装的扮相,我是断不会看下去的。而随着影片的展开,剧情中很多情节就像是自己的故事一样,我迷上这部电视剧。
  
  尹静琬,一个温婉的女孩子,上帝送给慕容四少的救命稻草。静琬就是为慕容而生的。
  
  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是四少在火车上被追杀,静琬救了他;第二次是慕容四少陷入内部夺权危机时,静琬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常统制的子弹;当得知慕容四少战况岌岌可危的时候,为了追求自己内心的真爱,在自己大婚的当天居然逃婚了,千里迢迢,不顾个人安慰,穿越火线来到了慕容四少的身边,第三次把慕容四少从危机中解救了出来。在民族危难之际,当慕容司令陷入进退两难的时候,她又放弃种种恩怨,毅然地来到了他的身边,再一次用爱,点燃了慕容四少的爱国之情,让慕容四少打响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枪声。
  
  静琬的爱情故事,让我想起了我自己。当年为了自己的爱情,父母让我在家与他之间选择一个,那晚,我居然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把家里的钥匙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头也没回地走出了家门。我选择了爱情。
  
  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晚上,我从家里出来,独自走在红卫大桥上,晚风徐徐地拂过,我趴在红卫桥的桥栏上,向下俯视着。脑海中定格着一幅凄惨的画面。在技校读书的时候,有一天传来了红卫大桥下有两个人卧轨自杀了,我癫痫有什么症状,有后遗症吗?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不顾自己是班长学生会主席,居然逃课骑着自行车来看“热闹”。记得那时,大桥上下,只要是能站人的地方,就是攒动的人头,铁轨边用草席盖着殉情的两个人,我扒开人群,想看个究竟,但始终看不到什么,围观的人三五成群地议论着,隐约地知道,这是一对男女,他们因为是近亲不能结婚,所以就卧轨殉情了。看来看去也看不出所以来,就只好骑车回学校了,一路上,胡思乱想着:他们是手拉着手卧轨的?还是相拥而卧的?
  
  而此刻,我站在桥上,目光却落在曾经那对爱情陨落的地方,我能理解了他们两个人当时的选择,那一刻,他们十指相扣,心中充满了平静的幸福,简单而又悲壮。
  
  一趟列车从桥下呼啸而过,穿越的风撞击着我,也拂却了我心中的迷茫,我不会去死的!于是,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大桥,从此,我知道,未来无论有多少艰难险阻,无论风霜雪雨多么地凌冽,我都只能一个人去面对去解决,笑也好哭也罢,我都必须独自承受。
  
  爱,就像是飞蛾扑火,明明知道会让自己体无完肤,甚至化成灰烬,但是,那一缕微光,是如此的温暖,是如此地充满诱惑。
  
  静琬的身上有着我太多的相似之处,只是我们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时代中,我沉迷在她的故事中,为她落泪,为她心碎,为她舒眉,为她高兴。当她一次次地陷入危险中的时候,我的心都揪到了嗓子眼,一次次地为她祈祷,特别是看到她被许建章陷害身陷囹圄时,我在心里焦急地喊着:去找四少!去找四少!
  
  四少的休书,让静琬蒙羞,伤心欲绝的静琬离开承州后的多年,她不但没有怨恨慕容四少,反而更加地理解了他,更加地爱他。
  
  这是我希望看到的结果。非常感谢编导,他没有让我失望。我觉得编导编剧也和我一样经历过一些痛彻心扉的爱,懂得什么是真爱什么样的爱才是永恒。
  
  静琬是完美的,这样的女人,没有那个男人不喜爱,这也就不难理解信之对她的爱了。
  
  信之,一个真正懂得什么是绵阳治疗癫痫的正规医院爱的男人。或许有人说,信之很悲哀,他爱静琬,为静琬甘愿去做很多很多事情,到头来他却无法得到静琬的爱。但我觉得,信之的爱才是最真的爱。
  
  看到一大半的时候,我在心里很反感信之,觉得他是一个以爱的名义而想霸占静琬的人。静琬的遭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信之一手造成的。如果信之不帮助静琬逃离慕容四少安排的寓所,静琬的孩子就不会遭遇夭折;如果不是信之帮助静琬,静琬不可能逃婚成功;如果信之在静琬被捕入狱的时候,不是去找自己的妹妹,而是去找慕容四少,静琬的父亲就不会白白死去;静琬的不幸是其妹妹造成的。甚至我都在怀疑信之,信之为了帮助妹妹得到四少,就把静琬带走,而他正好也可以趁机得到静琬。总之,我很反感信之。直到最后,四少重遇静琬,发疯的四少带着静琬开车,在车上静琬告诉四少,她已经和信之在一起了。四少失去了理智,当信之找到四少,说静琬不见了,四少愤怒地指责信之夺走了静琬时,信之告诉他:他和静琬根本就没在一起,静琬一直深爱着慕容。从那一刻起,我才改变了对信之的看法。当然,最后的信之,让我从心里升起一种敬佩之情。
  
  信之深爱着静琬,但他对爱的理解却是很崇高的。他只想静琬快乐地生活,这就足够了。他不求静琬的任何回报,只要能静静地守在静琬的身边,看着静琬安全地活着,这就够了。
  
  只可惜谨之不懂。
  
  谨之是一个将爱疯狂到底的女人。她对慕容四少的爱是单纯执着的,只是她不懂得爱不是控制而是有的放矢。为了得到慕容夫人的身份,谨之穷尽其手段,真可谓疯狂至极。知道慕容四少爱上了静琬,拒绝了她的爱,她负气让父亲率部离开承州,另起炉灶;当慕容沣深陷重围的时候,她不但不主动解围,而是玩弄手段将静琬赶走,强行和自己联姻,成为慕容夫人。她以为做了慕容夫人,就能挽回慕容的心。她用心良苦地将静琬送走,但是,她不知道,静琬不在慕容沣的身边,反而会让慕容沣百倍千倍地思念静琬,对静琬的愧疚也越来越深。这个可怜的女人,千方百计地想握住慕容沣的爱,却让自己越来越远癫痫病用哪些药能治疗离慕容沣,最后不惜出卖承军,想以死来达到自己与慕容同死的目的,只是上苍不给她这个机会,慕容沣没有死……
  
  可悲的谨之,她永远也无法体会爱的快乐。她问圣母:为什么我深爱着他,他却一点也不动情,我可以帮他实现他的帝国梦,为什么他毫不理会而深爱着静琬,到底我做错了什么?
  
  她无法知道,当爱已经成为了一己私欲,就已经完全失去了爱。每当慕容沣需要帮助的时候,静琬没有任何条件地来到他身边,尽所能地为他做一些事情:去战地看望受伤的战士,成为一名随军护士;去难民营看望难民并亲手发放救济粮。她默默地用自己的爱去感化去温暖周围的人,让大家坚定地站在慕容沣的身边,为他打江山。而谨之不同,她总是在等待慕容沣求她的机会,那样她就可以抓到筹码了。正是因为她的控制欲,让她永远地失去了慕容沣。
  
  可悲的不仅仅是谨之,还有许建璋。
  
  这个爱之深也恨之深的男人,在遭受了静琬逃婚的羞辱后,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为了报复慕容和静琬,他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成为汉奸,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慕容和静琬一生都活在痛苦中,所以,他要了静琬父亲的生命。所以,他成为了日本人的走狗,不惜让承军全军覆没……
  
  当在车站车遭遇袭击的时候,他遇到了静琬,那个镜头很让人难忘。当他站起来喊了一身:静琬。大家以为他是要伤害静琬,竟回身将他击毙,他张口,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就倒地了,那一句话是什么?是“我爱你”。许建璋用一种仇恨的报复心理来发泄心中的爱,最后的下场只能是可耻悲哀的……
  
  唯有三姐是幸福的,因为在她的心中,永远都有爱:“只要你的心中有爱,就没有什么可以把你们分开,死亡也不能。我的丈夫和孩子,他们在天堂里看着我,他们永远都在我心里,所以,我很幸福。”
  
  只要他在你心中,不管是死了还是活着,你都是幸福的。爱一个人,就是让她能好好地活着……
  
  经历了生离死别后的慕容四少,对于河南专治儿童癫痫医院静琬的爱已经不再是占有了,而是一种大爱,一种纯粹的简单地爱:只要她能活着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非常感动慕容四少对于静琬的执着。只要是静琬想要的,他会尽力去做,用他的话说:遇到了你以后,我就变得很傻了,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
  
  最初的慕容对于静琬的爱是自私的。他不顾一切地想拥有她,而不是像信之那样,可以远远地看着。他太在乎静琬了,他无法接受静琬离他而去的事实。
  
  爱就像一把散沙,你抓的越紧就漏的越多,甚至会弄痛你的手。爱情如同一汪水,你永远不可能抓在手中,只能是捧在掌心,因为有足够的空间,才能拥有你想要的东西。
  
  当他真的失去了静琬时,他才真正地明白了,放手才是真的爱。也只有当他参悟到了真爱的时候,爱,再一次走进了他的生命中。
  
  很感动最后与静琬的离别。他们在冰面上舞蹈着,这是慕容四少曾经对静琬许下的诺言,他实现了。静琬倒在他怀里,他说:“如果你爱我,你就好好地活着,因为我爱你。”,他抱着她将她送上车,并对信之说:“只要她好好活着,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假如我不在了,如果她愿意,你就好好地替我照顾好她。”
  
  “如果你爱我,就好好地活着。”就是这句话,让静琬坚强地活了下来,因为她深爱着他……
  
  说心里话,这部片子的结尾很唐突,但我又非常欣赏这样的结尾。它让我明白,人世间最幸福的就是简单地相守。平平淡淡才是真。
  
  非常喜欢钟汉良的表演,一颦一蹙,将慕容沣表现的淋漓尽致,也将一种爱通过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传递给我们。可以说,钟汉良的扮演的慕容四少,其演技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来不及说我爱你》是他的巅峰之作,我想,很难再有哪个角色能超越这个角色了,不过,我还是挺期待他带给我更大的惊喜……
  
  “如果你爱我,就好好地活着。”
  
  2012-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