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神夜空 > 内容详情

“差不多先生”的百分百爱情

时间:2021-10-06来源:华北地块网 -[收藏本文]

  1
  
  晚上,雪姣接通李攀的�频通话时,还有点心虚。
  
  那盒优思明本来是被她藏在很隐蔽的角落,现在却在抽屉里最显眼的地方。估计是李攀早上急着回青岛,在抽屉里翻找要带的证件时发现的。
  
  李攀很喜欢孩子,一直盼着她能早点怀孕,所以他们没有采取措施。这下,李攀发现她偷吃避孕药,一定要气死了。可是,李攀的脸色如常,跟她报了平安,聊了聊公司的事,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优思明事件的后遗症是在周末表现出来的,李攀又回到了济南。本来,李攀的加工公司开在了青岛,因为事务繁忙,他基本一个月才能回来一次。雪姣很意外,以为他是有急事回来办。
  
  可是,那个周末,李攀根本没有出门,他把家里彻底清理了一遍,把雪姣去各地玩买回来的那些小玩意,一一擦了个干净,他还拉着雪姣一起去了超市,买了很多吃的,回家做了顿大餐。
  
  雪姣很不解,“你特意回来,就是为了做这些?”李攀的表情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对啊,这些不值得回吗?”
  
  从他们相亲认识的那天起,雪姣就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那时,李攀在青岛刚刚开始创业,愿意为了她撤回济南,她一口就否决了,“公司刚上正轨,经不住来回折腾,反正,青岛和济南离得也不远嘛。”
  
  雪姣不介意异地恋,更没介意过异地婚姻,她从没因为李攀不能陪在她身边跟他闹性子发脾气,她一个人跑装修市场,一点点地添置家居用品。忙的时候,李攀一两个月才能回一次家,雪姣也从没有检查过他的手机。
  
  朋友们都羡慕李攀娶了个天底下最贤惠的老婆,他自己心里却觉得有点怪怪的,尤其他看到自己在雪姣通讯录中的备注名字,不是“老公”,不是“亲爱的”,也不是两个人之间的情趣小孩癫疯怎么查出来昵称,而是“李攀”,和她通讯录中任何一个普通外人的名字一样,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情感。
  
  其实,李攀不知道,备注他的名字已经是进步了。最早,他在雪姣通讯录中的备注名称是“差不多先生”。
  
  2
  
  在雪姣眼里,李攀就是人们所说“找个差不多的就嫁了吧”的那种人,他有着差不多的样貌,差不多的工作,过着差不多的生活。他们确定关系后,有小姐妹问雪姣,“你男朋友是不是长得很帅?”她回想半天,他的样子竟一片模糊,只能搪塞,“差不多吧”。
  
  雪姣之所以愿意跟一个差不多先生结婚,是因为她失去了那个“非他不可”的人,那几年,她心灰意冷,觉得身边是谁都无所谓了。不就是结个婚吗?就当孝顺一次,满足一下爸妈的愿望吧。
  
  事实证明,跟差不多先生结婚也没啥大不了的。他的公司在外地,一两个月才能回来一次,她更喜欢一个人的生活,上班、逛街、看电影,享受着依然单身的悠然自得。
  
  李攀是个好男人,有上进心,对她也好,但又怎么样呢,雪姣还是偷偷吃了避孕药。她希望自己手里能保有这个按钮,一旦她后悔了,就能把目前的一切一键删除。如果有了孩子,她恐怕就再也回不去了。
  
  李攀明明发现了那盒药,却没有质问她,反而对她更好。雪姣除了心虚,还有点说不出的滋味。
  
  雪姣感觉到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还以为是吃药的副作用,想着是不是该停一段时间药了。公司例行体检,别人都顺利地拿走了体检报告,她却被医生单独留在了办公室。
  
  长在雪姣身体里的东西还不能确定良恶,需要先做个病理切片手术。她坐在椅子上想了半天,父母身体不好,李攀又忙着工作,还是等病情确定后再跟他们说吧。雪姣跟医生预约了手术时间,又请护士长2岁宝宝抽搐,抽完就好确定癫痫吗帮忙找了个护理女工,一切准备就绪,只待手术。
  
  李攀无意中回了趟济南,才知道了这件事,他像完全变了一个人。雪姣从没见过他那么臭的脸,那么暴躁的脾气,他甚至差点跟一个在病房外大声讲电话的人打起来。
  
  李攀虽然不跟她耍脾气,但也不跟她说话,每天一言不发地照顾着她。一周后,切片结果出来那天,雪姣终于找到了哄他的机会,“你看,我就知道没事的嘛,所以才没告诉你的。”
  
  他并没有扑过来抱住她,一个人默默走开了。半小时后他才回来,雪姣发现,他的眼圈红红的。
  
  3
  
  出院好几天了,李攀一直没回青岛。他每天给雪姣做营养餐,还把她种在阳台上坏掉的多肉,都剪了腐根,换了新盆。雪姣看他闷声不响地做着这些,就总想找机会逗他说话,但他就是不理她。
  
  晚上,他背对她躺着,雪姣用手指戳戳他的背,开始演戏,“哎哟,我胃里难受死了。”等了半天,他也没动静,雪姣气得翻过身去,也背对着他睡着了。
  
  半夜醒来时,雪姣发现,她和李攀已经是面对面的状态,他的手轻轻抚在她的胃部,偶尔还会揉一揉,她以为他是故意等她睡着了,才帮她揉胃的。仔细一听,他却在轻轻打着鼾。
  
  雪姣反手抱住了他。当初,李攀在房产证上写上她名字的时候,给她买东西花钱不眨眼的时候,甚至为了她愿意放弃公司的时候,都没有这个瞬间让她暖心。
  
  雪姣完全康复后,李攀回青岛去了,因为积攒了太多工作,那个周末他没能回来,雪姣一个人从卧室到客厅,从客厅到厨房,转悠了半天,第一次觉得家里空荡荡的。她来到阳台上,拍了张照片,发给了李攀,“你剪根的那棵碧玉活过来了。”
  
  消息发出去半天,手机都没动静,雪姣划得癫痫病怎么办开锁屏确认了好几次,气得关掉对话框,拨通了闺密的电话。她们聊着聊着,就争论了起来,雪姣喜欢《延禧攻略》,闺密喜欢《如懿传》,俩人争来争去,谁也说服不了谁。
  
  闺密拿出杀手锏,“你承不承认,单凭颜值,聂远就是比不过霍建华。”
  
  “没有啊,聂远也很好啊,你看他那傲娇又可爱的神态……哎,你觉不觉得,聂远长得很像李攀啊。”雪姣说着说着,就偏离了原来的话题。闺密有点没跟上她的节奏,“像吗?”
  
  “多像啊,尤其是他生气的时候,那皱起的眉眼,还有鼻梁上那道细横纹,都挺像的。”雪姣回想着李攀在家那几天的神态。她自己都�]意识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李攀在她的意念中已经变得如此清晰。
  
  放下手机,雪姣才发现,李攀已经回了条信息,“嗯,知道了,我也想你。”
  
  雪姣看着这句答非所问的话,“切”了一声,“自作多情,谁想你了。”
  
  周五那天,雪姣故意在公司磨蹭到天黑了,才往家走。今天是李攀回来的日子,这会儿,他一定在家里准备了一桌子好菜,等她回家了。
  
  她推开门,家里冷清清的,连李攀的人影都没有,她怒气冲冲地给他发了条消息,“你怎么回事?不知道今天是周五了吗?”
  
  4
  
  李攀是在陪客户吃饭的时候收到这个消息的,他没有即刻回复,不动声色地继续着刚才的话题,嘴角却忍不住上扬。
  
  这是雪姣第一次因为他没有及时回家跟他生气。之前,她一直是最懂事的姑娘,有超独立的生活能力,从不爱粘他。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与其说她信任他,不如说她根本不在乎。
  
  当初,李攀看到相亲对象是雪姣的时候,是意外惊喜的。他们在高中时是校友,当时,青少年治疗癫痫病的方法她是学校重大活动的主持人,是全校师生眼中的焦点,喜欢她的男生那么多,而他,是角落里最默默无闻的那一个。终于有机会和她面对面坐在一起,他很想跟她聊一聊他们的青葱岁月。可是,那时的雪姣,满心满眼的心如止水,她一心想要婚姻,根本不想对面前的他多一些了解。他明白,她之前爱得有多深,如今的伤就有多痛。即便这样,只要她想要的,他就愿意给。
  
  他们结婚的时候,李攀心里的那根弦也没能松下来。她那么要强,宁愿一个人撑起一个家,也从不跟他撒娇耍赖,让他又心疼,又无奈。
  
  他无意中发现雪姣偷偷在吃的优思明,心里是失落的。但是,他又不想冲她发火,她又有什么错呢?她只不过是还不能全身心地信任他。是自己还不够好,才没能让她在这个婚姻里安下心来吧。
  
  直到李攀发现,她竟然瞒着他,自己跟医生预约了手术,他才真正受了伤。他不理她,用这种方式抗议她忽略了他,忽略了一个丈夫应该得到的依赖。
  
  如今,他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她愿意对他发脾气,耍性子,愿意粘着他,展现了一个小女人在她喜欢的人面前,应该有的样子。他也终于从差不多先生,变成了能和她一起携手,面对漫长人生的那个人。
  
  嫁给爱情,是所有女人的梦想,但不是所有梦想都能实现的。一个不是因为爱情开始的婚姻也并不可怕,只要彼此愿意为了对方而努力,婚姻随时可以为爱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
  
  那天很晚的时候,李攀给雪姣回了条语音,“明天一早,你睡醒的时候,我肯定会在家里,给你做好早餐了。”
  
  一条只有几秒钟的音频,雪姣反复听了好几遍,“哼”了一声,回了句“要是再撒谎,你就死定了。”
  
  她弯着嘴角,给李攀重新修改了一个备注,“大猪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