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溜藕片 > 内容详情

别在爱人心里留下暗伤

时间:2021-10-06来源:华北地块网 -[收藏本文]

  1
  
  秦凤觉得这日子真是过不下去了。
  
  她一个人恹恹地坐在医院的走廊上,天花板上凄清的白炽灯散发着冰冷的光晕,虽然已经是春天了,可是,秦凤还是觉得异常的冷。
  
  信手拎起手边一张报纸,一个新名词突兀地跳到眼前来——“黄昏散”。说的是现代社会一对夫妻要想白头到老不那么容易了,也许刚开始会凑合,但忍耐到了一定程度,即便人近黄昏,要散还是会散的。
  
  秦凤粗糙的手掌滑过自己不再青春的脸庞,内心的伤感更深了一层。人近黄昏都可以说散就散,这个世道,哪里还有什么天长地久?按照这样的说法,她和陆沉如果现在分开,是不是还算对自己比较负责?
  
  病床上的老妈不知道秦凤的打算,但是,入院半个月,女婿连个面都没露,这让身体虽然出现故障,但大脑还好好的老太太心里也有了不好的预感。看看秦凤天天乌云密布的脸,老太太忍不住问起了闺女的家事。
  
  秦凤含混地应付过去,一扭身,眼睛热辣辣地红了。她能怎么说?是能告诉病床上的老妈自己要离婚,还是能告诉她,丈母娘病了,她想让陆沉来顶替着伺候几晚上,那个没良心的家伙,竟然毫不犹豫就拒绝了?
  
  寒心。秦凤是真的寒心。
  
  和陆沉结婚12年,她为陆家不说当牛做马,也算仁至义尽,虽然秦凤不指望陆沉能对自己感恩戴德,可是,最起码的恩情还是应该有的。可是,他有么?如果不是那句话,秦凤也许还能做做梦。可是,陆沉的那句话就像一把刀子,狠狠地扎在她的心上,让她这头“老黄牛”蓦然明白,12年婚姻,自己留在那个男人心里的,竟然只是恨。
  
  更可怕的是,如果不是突发事件让陆沉说出心里话,她还一直傻乎乎地以为他们是恩爱夫妻呢——就在大前天晚上,秦凤在医院实在累得够呛,而大哥那两天正好感冒,她心里也没多想,就推了在客厅里看电视的陆沉一把:“今天晚上你去医院吧,我妈也不用大小便,你只是帮着看着输输液就可以了。”
  
  陆沉没吭声,秦凤以为他默许了,转身就去给他拎外衣。可是,外衣拎过来,陆沉开口了:“我今天晚上还有个酒场儿呢。”秦凤一怔,声调不自觉地高了起来:“不喝那个酒场你能死啊?我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还没事人一样呢?!”陆沉头都不抬:“我本来就是个没事人,你家的山东治癫痫病正规医院事,和我有啥关系。”
  
  秦凤整个人简直要爆掉了:“陆沉,你……”
  
  陆沉毫不示弱,他抬头盯着秦凤,眼光冰冷:“我怎样了?秦凤,你别忘记我妈病的时候你说的话——你是姓秦的女儿,和陆家没有关系。同样,我是姓陆的儿子,和你秦家也没有任何关系。”说完话,一抖手,那个男人兔子一样走掉了。
  
  空荡荡的客厅里,秦凤的眼泪倾泻而出,她真是没想到,三年前自己的一句气话,竟然三年后被陆沉堵在这里。都说最毒不过妇人心,可是,秦凤忽然发现,陆沉的心,比妇人还要毒。他竟然因为那么一句微不足道的话,一直怨恨着她。
  
  而她,放炮仗一样说完了那句话,就完全忘记了当时的恩恩怨怨。如果不是妈妈病,她还一心扑到这个男人身上,死心塌地地过日子呢。
  
  那个瞬间,秦凤觉得自己就像那个善良愚蠢的农夫,怀揣着一条毒蛇一样怀揣着这桩“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婚姻。
  
  2
  
  陆沉说到做到,真的没有去医院。
  
  15天,秦凤和大哥陀螺一样两头转,而家里那个男人,在太平岁月里,该吃吃、该喝喝,没有半点的风吹草动。秦凤的心拔凉拔凉的了。
  
  她不觉得自己有错。
  
  当初,婆婆病重住院。陆沉该出钱出钱、该出力出力,她秦凤没有半个“不”字。后来,知道病危的老太太将全部的体己钱都给了小叔子,秦凤有点儿急了。同样是儿子,陆沉一点不比弟弟少付出,为什么婆婆心里只有小儿子?
  
  三万块,不算多,秦凤其实不是特别在乎这个钱,她在乎的是自己和陆沉在家里的地位。她唠唠叨叨地和陆沉嘟囔,没想到,陆沉脸一沉,说话像吃了枪药:“我妈都快不行了,你怎么还钱钱钱的。”
  
  秦凤眼睛一翻:“你这样的妈,死了和活着有啥区别。”
  
  陆沉的眼都要瞪裂了,他哆嗦着手推了秦凤一把,转身就去了医院。
  
  那天晚上,秦凤还在家里运气呢,陆沉的电话来了:“你快来医院,妈妈好像不行了。”秦凤连想都没想就扔过去一句:“不行就不行吧,我是姓秦的女儿,和你陆家没有任何关系。”
  
  她还想说更狠的话,那边,陆沉已经摔了电话。
  
  让癫痫发作两三天一次如何控制秦凤没想到的是,婆婆真的没有逃过那一夜。第二天早晨,知道婆婆的死讯时,秦凤心里突兀地跳了那么一下,她有点儿隐约的愧疚,可是,当站在陆家人面前时,又负气地想,是老太太先对不起我的。
  
  整个丧礼陆沉几乎都没看秦凤一眼。秦凤也和他赌气,不过赌气归赌气,场面上该走的一切,她这个儿媳全部支应到了。最后丧礼过后,小叔子拿过来一万块钱,陆沉还没说话,秦凤就将钱又塞了回去。她不稀罕钱,小叔子能拿出这样的姿态,她心里前嫌尽释。
  
  陆沉还是不怎么搭理她,可秦凤却不那么在意,丧母之痛,她想,自己应该体谅陆沉的心情。那段时间,家里家外秦凤一个人一手操持着,慢慢地,陆沉的脸色似乎缓和了,日子渐渐恢复太平,到如今,婆婆都去了3年了,秦凤只以为一切风平浪静,却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还一直记得当初那句气话。
  
  看着病床上的妈妈,秦凤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她点点滴滴地回忆起这些年陆沉的表现,越想越觉得这个男人让她心寒。结婚12年,家里最好吃的东西他吃、最贵的衣服他穿,里里外外所有受苦受累的活都是她一个人干,可是,陆沉何曾对她有过半句感激?除了刚结婚那两年说过点儿甜言蜜语外,这些年,他简直当她是空气。
  
  当初自己生孩子时,别的产妇老公都拉着手心疼得什么似的,可是陆沉却只顾着抱着儿子傻乐。秦凤当时没觉得有什么,不过现在想想,如果自己生的不是儿子,那么这个男人,是不是根本就不会和自己过到今天?
  
  秦凤越想心越沉,刚开始她恨陆沉,现在却有点儿恨自己了:你怎么这么傻。就是这么个一无是处的男人,自己还拿着当个宝,鞍前马后地这么多年当人家免费的保姆,到头来还落了一身的不是。
  
  离婚!真的是过不下去了!秦凤的心前所未有地坚定下来。
  
  几天后,妈妈的身体好转了不少,秦凤一个人偷偷去了医院旁边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她和陆沉过了12年,一套房子、一个孩子,还有不少的存款,如果真的离婚,她想看看自己能占多少份额。
  
  一个小时后从律师事务所出来,秦凤正皱着眉头琢磨律师的话,一抬眼,大哥诧异地站在面前:“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秦凤想搪塞,可是,眼泪却不听话地啪嗒啪嗒掉下来。她心里憋屈了这些天,如今大哥一问,所有的委屈都找到了出口似的哈尔滨中医癫痫医院涌了出来。反正要离婚了,她一点儿都没必要给陆沉隐瞒什么。所以,秦凤竹筒倒豆子一般将陆沉的不仁不义和大哥倾诉了。
  
  3
  
  没想到,大哥并不支持秦凤离婚。
  
  他也气陆沉的小肚鸡肠,但是,看着泪水涟涟的妹妹,作为男人,他觉得妹妹也有偏激的地方:“陆沉这样斤斤计较当然不对。不过,小妹,你当初没见婆婆最后一面,陆沉一直无法原谅也可以理解,因为那毕竟是他的亲生母亲。我相信,如果你当初知道婆婆会真的走了,一定不会坚持赌气的。一个家庭中,不是不允许犯错,而是犯错之后如何去弥补。你婆婆走后,你是否就那天晚上的气话道歉,并且请求陆沉原谅呢?”
  
  秦凤有点儿张口结舌:“我虽然没有明确道歉,可是却从行动上表示出来了,那段时间,我包揽了家里的所有家务,他耍脾气我都让着他。”
  
  大哥苦笑着摇摇头:“你所做的这一切,并不能从心底根除他的伤心,其实,你们这个事情,越早说开越好。换位思考一下,现在妈妈病了陆沉不来看你都这么介意,你想你婆婆咽气之前你都不出现,他能不耿耿于怀么?”
  
  秦凤一下子低下了头,那个瞬间,她的心忽然有点儿松动。是啊,换位思考,如果真的妈妈病危,陆沉也扔那么一句话过来,自己这辈子能原谅他么?
  
  大哥拍拍妹妹的肩走掉了,秦凤一个人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头,看着从自己身边鱼贯而过的那些情侣,忽然想到,如果从此真的和陆沉成为陌路人,自己真的能适应么?她耳边又想起律师的话——房子要平分,孩子要根据父母的意愿重新选择跟着谁生活。和蔼的老律师对秦凤说:“如果你执意离婚,我可以帮你打官司,但是,如果没有不可调解的矛盾,我建议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因为,你们的婚姻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作为妈妈,你要知道,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极有可能会成为问题孩子。”
  
  想到儿子,秦凤的心更犹豫了。她茫然地坐在医院外的花坛边上,一会儿想东,一会儿想西,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接到了大哥的电话。
  
  大哥在电话中告诉秦凤,他刚刚在路上碰到陆沉,人家买了水果正要往医院赶呢。秦凤的眼眶一热,她知道,一定是大哥偷偷去找陆沉做工作了。“你记得见了陆沉不许摔脸子,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以后好好的,这样咱妈也放心。”大哥不放心地叮嘱着秦凤。秦凤哽宝鸡癫痫病医院在哪咽着答应了,挂了电话,揩一把泪,抻抻衣角,向医院的大门处望去。
  
  她过去只听说感情要经营,却一点儿没有放在心上,这次,经历了情感的波折才终于明白:要想守住一份幸福,不仅要死心塌地地去对待一个人,更要提防在爱人的心里留下看不见的暗伤。大哥说得对,婚姻中不是不可以犯错,但犯错之后一定要尽快弥补,当然,更重要的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要永远清醒地知道,哪些无法弥补的错误是不能碰的。
  
  看着妈妈熟睡的脸,某个瞬间,秦凤的心里内疚地闪过婆婆的脸,她第一次那么迫切地意识到,她需要为3年前的那个事情向陆沉道歉。
  
  正想着,病房外的走廊上忽然响起熟悉的脚步声,秦凤陡然站了起来——陆沉来了。
  
  走进病房的陆沉并没有多看秦凤一眼,而是提着水果殷勤地问候丈母娘的病情,一再解释自己迟迟没有出现的原因是公司在进行招标……老太太关切地叮嘱女婿要注意身体,显得有些浑浊的双眼笑眯眯地盯着他看,一旁的秦凤总觉得母亲的目光锐利,仿佛能洞悉一切。只是,看到母亲的脸上真实的笑意,她的心里还是由衷地对陆沉充满了感激。
  
  瞧,前一刻,她还在为这个人感到绝望,这一刻,居然又因为他做了一件本应做的事而心生温暖。也许,这一切只是因为,她在看清了自己的无心之失给丈夫带来的伤害后,也看到了丈夫金子般可贵的宽容和对他们这段婚姻的诚意。
  
  回到家后,秦凤抓紧时间张罗了一桌好菜——她要借着儿子去补习班的这段时间,好好地给丈夫“疗伤”。
  
  “亲爱的,”说出这三个久违的字眼时,秦凤有些羞涩,但她还是坚定地说,“对不起,当年妈妈去世的时候,我只是堵气,并不是故意不去见她最后一面;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件事对你的伤害这么大……”“别说了,”陆沉出口制止了她,眼中泪光闪烁,“其实,当年你把钱还给弟弟时,我就知道你并不是真的在意钱,可是你事后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我始终无法释怀。妈妈生病住院,我狠下心不去,其实心里也过意不去,但我就是想报复你一下,让你也尝尝这种滋味。现在,我们扯平了。”陆沉顿了顿,又加了三个字:“亲爱的。”
  
  此时的秦凤早已是泣不成声,心里又是悔恨又是感动,当然,还有更多的庆幸——庆幸自己看到了丈夫心里的暗伤,庆幸这份幸福的失而复得……